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在上海做街头艺人光荣!”他们认真写下入党申请书
发布日期:2021-07-06 09:17   来源:未知   阅读:

  “刚刚听到观众说《辅德里》特别好听,我们再唱一遍好吗?”“好!”掌声与喝彩声如潮水般在静安公园广场上绵延开来。在热烈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之际,上海街头艺人特意组织排练了一台名为“把心中的歌声献给您”红歌专场演出。当《我和我的祖国》《唱支山歌给党听》《红旗飘飘》等熟悉的旋律响起,激动的何止是街艺兄弟们,很多市民也忍不住动情演唱起来。

  阿杜、华俊、开散尔、刘晓民、林晓明、阿勇、黑子、杨佳林……参加这台演出的很多都是平时深受观众欢迎、具有知名度的艺人。还有刚刚加入第17批街艺的“海归”董亦含、付卓等人。这些80、90后的年轻艺人们学唱了一首首红歌,并通过新颖的编曲、配器等创作,为观众献上精彩的演绎,其中,上海舞台今年新创的红色剧目《辅德里》主题曲也作为“新红歌”囊括其中,令人耳目一新。

  身为入党积极分子的阿杜,今天心情分外激动。去年7月1日,他向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递交了一份长达四页的入党申请书。过去一年,阿杜在演出之余,还额外承担了街艺督导的工作,“休息时间确实比以前少,但能为大家服务我觉得很开心。”

  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会长韦芝告诉记者,近一年来,接二连三地有艺人积极要求加入党组织,这是一支充满正能量的、深受市民百姓喜爱的城市艺人团队。

  “今年是建党百年华诞,意义深刻,我刚刚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希望向党组织靠拢,”吉他手林晓明说,他从小就听父辈讲述新中国来之不易的革命斗争史,如今祖国强大了,更要继承革命先烈未竞的理想,努力奋斗,把祖国建设得更加美好。

  “接种疫苗为你好,快来接种喵喵喵……”近期,一个《这可能是全上海最文艺的新冠疫苗接种点了》的视频在人们的朋友圈中“刷屏”了。在接种点唱歌的,正是由上海持证街头艺人罗忠堂和杨义组成的“8090组合”。对于“街艺兄弟”,上海市民并不陌生了。近八年来,上海持证街头艺人数量已达17批300人,2020年全年演出超过一万场,为逾百万市民游客带来歌声与欢笑。最近,在静安、杨浦、徐汇等多个疫苗接种点,很多市民惊喜地发现了他们的身影。

  “以艺抗疫”之外,上海街头艺人还曾创下过多个全国“第一”:是第一支持证上岗演出,实行督导制、考核制的街头表演者队伍;是疫情发生并得到控制后,第一支回归城市街头的表演者团队,为全社会复工复产注入了信心;也是第一支深度参与城市文商旅多功能发展的街头艺人队伍,在“五五购物节”、“六六夜生活节”等城市文化、旅游、商务、消费重大节庆和生活场景中,增添了生动多样的风景。韦芝说,上海的街头艺人,不是城市背景板上的点缀,而是参与了一座城市的治理与发展,共筑了城市美好生活的愿景。

  从2014年起,由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牵头组织对街头艺人进行规范化管理,七年多来,表演者如滚雪球般越来越壮大,从第一批共八人,已经发展到第17批总计三百多人,在全国打响了知名度和影响力。

  需具备文明素养外,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与每位艺人签订“不扰民、不设摊、不违章”等上岗守则,街头演出遵循“定点、定时、定人、定事”原则,每年通过年度考核后才能拿到上岗证。“艺人督导”也是上海首创,负责为街头艺人们“排班”,管理演出日程管理,并经常进行明察暗访,严肃抵制“三俗”表演。正是这些措施的严格推行,使上海的街头艺术不断迈向健康有序。

  “这是个大舞台,60后、70后、80后、90后都到这里‘追梦’来了,”韦芝这两年感觉到明显的变化,“海归”多了,“网红”也来了不少,让这支队伍越来越有个性和亮点,是这座城市活力的象征。

  在风景宜人的北外滩,来自宝岛台湾的键盘手李惠纯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这个文艺的女孩会小提琴、钢琴多种乐器,也生得一副漂亮的嗓子。李惠纯最初在索尼公司担任唱片制作,又在南加州大学进修过娱乐管理,专业履历丰富。在美国留学期间,她曾想过用唱歌来养活自己,但因为遇到各种排挤、歧视让她最终选择放弃。后来,李惠纯跟着先生来到上海定居,在人民广场她偶然看到了一场街头艺人的演出,听着听着她的眼泪夺目而出,“我离开音乐太久了!”她感叹说,街头艺人,在海外很多城市司空见惯。但在上海,让她分外踏实、安心,“这里没有歧视,艺人们能获得社会的认同,有尊严感,有归属感。”

  选择街头艺人这份工作,也并不是简单地为了“赚钱”,很多人是冲着认同去的。穿上汉服,长袍翩翩,一笛一箫,董亦含宛如从武侠小说中走来,观众纷纷拿起手机拍下了这个帅气的小伙子。“在法国,我也是这样传播中国文化的,”别说“理工男”不懂浪漫,董亦含在法国的一家车企担任工程师多年,闲暇时分,常常穿着汉服,在教堂、在街道演奏中国民乐。作为新一批上海持证街头艺人,回到上海发展的他很高兴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平台,“从塞纳河畔到黄浦江边,很高兴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平台,让我能够继续传播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

  刚回到上海,英国留学生付哲就向市演协递交了街头艺人申请。在英学业之余,他抱着吉他,从莱斯特、曼彻斯特到伦敦一路闯荡,把自己在英国街头表演的视频上传到B站上,吸引了1万多粉丝,最高的一则视频《成都》转发量超过百万。“其实,做一名街头艺人的心愿,倒是在上海‘种’下的。”2014年,当时还在读高中的他,路过正大广场,被街头艺人的乐队表演迷住了,“当时我太想站在那里唱歌了!”

  我唱“80后”的张信哲,你唱“90后”的林俊杰——在一次Livehouse演唱会上,“网络红人”罗小罗和沈阳音乐学院毕业的杨义一拍即合,成立了“8090组合”。前不久,他们作为上海街艺代表去杭州演出,遇到了讲起来很“凡尔赛”的经历,观众不放他们离开,还追着要给他们“打赏”。事实上,观众的热情不是无缘无故的。一直做现场音乐的罗小罗很注重打造“听觉环境”,随身演出设备总是又贵又重超过其他人,他说,不想给观众留下“卖艺”的印象,把每次街头表演都当作Livehouse演出来对待。

  “50岁了又怎么样,我还想去上海追一下梦哩。”2015年,上海启动第二批街头艺人征召,得知消息的湖南人刘晓民赶紧让儿子帮自己把资料寄到市演协。收到面试通知的第二天,刘晓民就在火车站直接买了来上海的车票。有一天,刘晓民惊喜地发现,在静安商圈、上海火车站LED大屏上都闪现自己身影,“我就在那个明星张艺兴的后面!”他的话把所有人都逗笑了。“做一名街头艺人让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年龄。”刘晓民会小号、长号、萨克斯、爱尔兰哨笛等各种乐曲,在上海的这六年来,他也用自己的音乐治愈了很多陌生人。

  有一次在静安公园门口演出,一名坐在咖啡店的客人向他点了一首《父亲》,哭着听完了整首曲子,刘晓民向他打听原因,想要宽慰他几句。“原来他的父亲出了意外,他感谢我的歌声让他得到了些许安慰,”在那一刻,刘晓民感受到自己这份工作的真正价值,“在上海做街头艺人,光荣!”

  从静安公园起步到今天,街头艺人表演点发展到静安、长宁、杨浦、黄浦、徐汇、虹口、闵行等区街头、广场、公园、商圈。街头艺人们一次次走心的演出,收获了一批批观众的热情,在上海,他们播撒的快乐越来越多,幸福感越来越强,生活也越来越好。

  “像我们这些70后,说要做音乐,家里人是不会支持的,”来自河南驻马店的阿勇,唱美声30多年了。17岁他从艺校毕业后走南闯北,为自己的理想孤注一掷。2016年,他拿到了上海街头艺人上岗证。如今作为全职艺人的他,只要在天气许可的情况下,几乎每天都有演出。“过去我只能养活我自己,成为街头艺人后,现在能养活全家五口人,我爸也不再念叨我(搞音乐)了。”把家安在上海,阿勇觉得无比安心。

  2016年,从小能歌善舞的佤族小伙魏磊,自信满满地叩开了市演协的大门,没想到,面试环节被“拒”了。“头发太长、乱糟糟,唱一首歌没人听得懂,”评审提醒他,仪容有待加强。第二年,魏磊“干干净净”地来了,顺利地拿到了演出证。第一场演出唱什么?评委又给他支招,把传唱已久的歌曲《阿佤人民唱新歌》改编成摇滚版,既怀旧又新潮,在街头唱起,观众很喜欢。魏磊的开场很成功,第一次他就赚了两三百元。“可能因为我肤色深,街头表演时,还遇到过来自菲律宾、马来西亚的行人与我搭讪,把我当作老乡。我告诉他们,我家在上海。”

  “上海,是我从小就向往的地方,”四川大凉山彝族的阿余尔洛没有进过专业的音乐院校,但天生有着一把纯净辽阔的好嗓子。山歌,是阿余尔洛的童年。小时候,阿余尔洛的父亲带着他的孩子们去山上砍柴,站在山顶上,他们眺望着远山,父亲说,“你们要走出大山,去外边看看。”村子里只有一家人有电视机,孩子们常常挤在一起,看《上海滩》,看《情深深雨蒙蒙》。“电视剧里面有上海,小时候,我对世界的概念就是上海。”阿余尔洛说。

  技校毕业后,他和几个兄弟一起到上海闯荡,做过工人,当过企业消防员。他用挣来的第一笔工资,给自己买了一把吉他。白天在餐厅做服务员,晚上就到街头去唱歌。2018年,阿余尔洛取得上海街头艺人上岗证后遇到了更多、更好的机会,不少人要走了他的联系方式,给他提供工作机会,而有的推荐他去参加各种类型的比赛。

  他和兄弟迦恩组了一个音乐组合,名叫“造梦者”,曾杀进《中国达人秀》半决赛,一首《平凡之路》道出他们自己心中所想。“我们是大山的孩子,我们有梦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上海彝族火把节,阿余尔洛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两人在上海定居了,他给自己定了下一个目标:发行专辑。

  街头艺人,很大程度上要看天吃饭,最怕遇到酷暑、寒冬和大风大雨天气。一天突降暴雨,维吾尔族青年开散尔·托胡提抱着他昂贵的古典吉他,正手足无措时,有路人把雨伞伸了过来,盖住了他的头和他的吉他。“我感动得哭了……”开散尔话语未落,一旁的街艺兄弟们纷纷点头。阿余尔洛说,“我们也经常收到路人送来的矿泉水和电信,甚至是网红奶茶,我们不肯收,他们就偷偷放在旁边。还经常有人走过你身边,给你竖大拇指。”

  “在上海,我的音乐梦想能够找到知音。”开散尔已经实现发专辑的梦想,第二张专辑预计今年10月面世。2020年6月6日,他和同伴们组成的“若曼组合”作为国内第一支乐队,登上林肯爵士乐上海中心的舞台,他说,要在上海用心传播民族音乐,把更好的作品献给可爱的观众。全国自贸片区创新联盟在前海成立刈族大佬登场真实身份竟是司藤的www.dw9f.cn

  • 机床商务网是专业的机床销售展示平台,为您提供全球品牌机床产品检索,实时更新机床报价,展示机床图片,机床视频直播在线观看;更有精彩的机床新闻,机床行情,展会,技术,评测,导购等内容,是服务于制造业的全球综合性机床网站。